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马太效应”和竞争优势——中国金融机具现状分析

黄武扬

  我国的金融机具行业,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结束封闭在银行内部的历史算起,至今10余年来,一直按照“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的规律演绎着。回顾历史,在其快速发展的初期,不少技术含量较低的机具产品一哄而起,跨过很低的进入门槛加入了这个行业,造成了整个行业的先天不足。继而经过一轮轮的“洗牌”,特别是点钞机生产许可证的发放,各家银行一次次的选型、招标,更是加剧了它的分化、重组过程。一些企业累累得“彩”,占有越来越大的市场份额,成为赢家;相反,那些一朝走“背”,回回走“背”,总不被买家看好的企业,市场份额越来越小,有的出局,成为真正的输家;还有一些,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正在“十字路口”徘徊。10余年来争斗所产生的结果,完全符合“马太效应”所揭示的规律(马太福音说:“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毫无疑问,我国机具行业未来的走势,仍然不可能脱离“马太效应”的支配。因为,已经进入“富人”行列的那些企业,要得到更多,除了从“穷人”手上去夺取外,还必须与其他“富人”争高下,这将是更加激烈的竞争;“穷人”要摆脱贫困,势必更加努力去同对手抗争。因此,在这人们个无法逾越的规则面前,每个企业都必须做好准备去抗争。别无他法,他们所能采取的策略就是努力发展自己的竞争优势。
  对于金融机具这个既定的产业,竞争优势的争夺,主要围绕客户优势、地域优势和产品优势这样一个“三维空间”展开。所谓地域优势,就是产品对我国环境的适应能力。笔者曾经对金融机具下过这样一个定义:金融机具就是在处理与“物流”相关的金融业务中使用的专用设备。在当代的中国,作为国家经济命脉的金融事业,改革不断深化,发展蓬蓬勃勃,现金流、票据流、卡片流在我国金融活动中还大量存在的现实,决定了对金融机具的品种、数量都有稳定的需求,这无疑造就了一片适于金融机具生长、发育的热土。这一点对所有机具企业都应该是平等的。但是也只有那些能够符合国情、满足业务处理要求和传统应用习惯的产品,才能获得地域优势。我们不妨以最典型的一种金融机具——点钞机作为实例来说明这个概念:点钞机通常分为立式和卧式两种,其最大不同点是,前者采用底出钞结构(就是捻钞轮位于被点钞票摞的下方,靠钞票的重力与捻钞轮之间产生的摩擦力,将钞票一张张送入点钞机);后者采用面出钞结构(就是捻钞轮位于钞票摞的上方,并对钞票施加较大的压力将钞票逐张推入机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我国银行开始尝试引进国外点钞机,虽然所选都是世界名牌。但是,因为当时我国流通的纸币普遍比较绵软、破旧,而采用的底出钞结构的进口点钞机遇到绵软、破旧的钞票,就不能流畅的下钞,甚至点数都难于保证准确。因此应用很不成功;相反,技术含量低一些的国产卧式点钞机,对付绵软、破旧的钞票就得心应手得多。因此在地域优势上进口点钞机一开始就不敌国产卧式点钞机。如今,我国的流通币的质量已经大大改善,国产立式机也相继问世,而国外点钞机在我国市场所占份额仍然很小,为什么呢?因为国产点钞机的价格更能适应我国市场的需要。与国产点钞机相比,进口机还是不占地域优势。这个简单的实例告诉我们,只有符合国情的产品和服务才能具有生命力。再看客户优势。在买方市场中,客户关系是企业成功和更有竞争能力的最重要因素。因为买家对产品及其经营者的选泽,往往有一种“锁定现象”。一旦锁定就很难改变,被锁定的企业从中得到订单,获得稳定的利益,自然不成问题。国际权威机构的调查表明,93%的企业CEO认为客户关系是企业成功和更有竞争能力的最重要因素。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客户优势的内涵太丰富,企业与客户的关系中有亲情、有交易,更有一些只可会意不可言传的东西,交织在一起给商家开发客户资源造成了极大困难。尽管如此,企业还是要努力去发展这种重要的关系,掌握了这种重要的资源,再与提供优质产品和上乘服务的能力相结合,必能无往而无不胜,取得明显的竞争优势。最后是产品优势。这里的“产品”应该包含服务在内,它是确立一个企业竞争优势的基础,这个道理十分明显,毋庸过多解释。我们只要看到前面提到的那些“赢家”,目前能够进入“富人俱乐部”的企业,虽然良莠不齐,但拥有较好的产品和服务的企业所占比例还是较大的事实,就能理解它的含义。机具企业只要努力发展上述三个方面的比较竞争优势,并且与自身的核心竞争能力融为一体,就能找到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关键。
  应该看到,目前在我国金融机具行业中,存在着一些令企业的经营者困惑又无可奈何的情况。主要集中在这样两个方面:一是市场竞争的不平等性,采购制度不健全,不正之风还存在,这是造成不平等竞争的主要原因。对此企业基本无能为力。不过完全有理由相信,随着新一轮银行改革的深入(温家宝总理说,“这确实是一场输不起的实践”,足见党和国家务求必胜的决心),在银行经营管理的各个层面,势在必行的问责制执行以后,实现在采购过程中公开、公平、公正的目标也就为时不远了。二是金融机具产品中,创新不多,往往一哄而起,大家都“挤”一些狭窄的领域内,在较低的水平重复开发,既浪费了资源,收效也不显著。例如现钞清分机,早就受到业内人士的关注,已经着手研制的单位也不在少数。但各家差不多都在同一起跑线上,走着基本相同的技术路子。至今尚未看到水平较高的定型产品面市。少数开始试用的样机,一改再改,效果还是不尽如人意。很明显,问题主要出在核心技术不过关。这里的核心技术主要指对现钞鉴伪、面额识别和质量检测等方面所用的检测器基本还停留在点钞机的水平上。处理方法也没有更多的创新。类似的情况在其他机具产品的开发上也比比皆是。此外,产品同质化程度较高,同类产品在功能、性能和所采用的技术上,往往难分伯仲,愈演愈烈的价格战,更是过早地将产品推入了微利期。随着企业盈利水平的降低,在科技创新上的投入必然减少。从整体上看,我国的金融机具产业一般规模较小,人才资源匮乏,创新能力相对较差,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打破这种“死循环”呢?一种值得采取的策略就是,寻找合适的对象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国外一些IT产业突破困境再崛起的经验,非常值得我们借鉴。例如著名的苹果电脑创始人乔布斯于1997年再次入主陷入困境的苹果电脑时,采取的重要步骤就是与微软等IT界的“大鳄”建立各种战略联盟,从而摆脱困境,重新雄踞一方。其实这种策略的应用,并不限于产品开发,机具企业可以根据竞争的需要,或全面或就某个方面,或长期或就某个特定时段,展开合作,共同整合资源,达到优势互补,取得双赢或多赢的目的。笔者就多次为企业穿针引线,经实践证明,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编者的话
   聚焦
   本刊特稿
   金融机具篇
   安全防范篇
   外围设备篇
   网络技术篇
   系统集成篇
   证券市场篇
   邮电税保篇
   资源管理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