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外资鲶鱼搅动国内券商盘局

李 琳/文

  9月28日,国际投行“大鳄”瑞士银行集团持股北京证券20%的方案正式获得国务院的批准,瑞银将成为重组后北京证券的第一大股东。这是外资首度获准直接入股中国的证券公司,标志着监管层通过引入外资,以市场化重组问题券商已经进入新的阶段,同时也预示着外资全面登场淘金中国证券行业的开始。
  就在证券行业处于全面竭蹶之际,外资对参股国内券商又表现出了新一波热情。9月28日,国际投行“大鳄”瑞士银行集团持股北京证券20%的方案正式获得国务院的批准,瑞银将成为重组后北京证券的第一大股东。这是外资首度获准直接入股中国的证券公司,标志着监管层通过引入外资,以市场化重组问题券商已经进入新的阶段,同时也预示着外资全面登场淘金中国证券行业的开始。
  近来,又有消息不断传出,辽宁证券、湘财证券也有外资觊觎,虽然还没有确切的结果出现,但是市场的关注度足以表明外资介入带来的将不只是资金。除此之外,法国里昂证券、摩根士丹利、美林集团、美国雷曼兄弟、汇丰银行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等多家外资金融巨头,也正在积极寻求国内的券商作为合资对象。
  纵观国际投行们进军国内证券市场的一系列举动和步骤,从最初的设立办事处作壁上观,到参股组建合资类券商,再到通过巧妙的股权设计以达到曲线控股的目的,及至最近的直接操刀重组收购,其急欲在国内证券市场大展拳脚的迫切心情已是路人皆知。

“破解”新信号
  9月27日,北京证券召开股东大会,其备受各方关注的重组方案终于水落石出。根据方案,瑞银集团出资17亿元人民币,在这家新成立的公司中拥有3亿股本,占公司股权的20%;国际金融公司(IFC)持股5%;包括中粮集团、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以及中国建设银行投资有限公司(建银投资)在内的国内战略投资者合计持股42%;北京证券原股东北京市政府则通过资产管理公司间接持股33%。从以上股份分配中不难看出,瑞银集团将成为北京证券重组后新组建的证券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它还将获得公司董事会席位的一半并拥有管理方面的控制权。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次非同寻常的交易。因为根据2002年7月1日起实施的《外资参股证券公司设立规则》第十条规定,"境外股东持股比例或者在外资参股证券公司中拥有的权益比例,累计(包括直接持有和间接持有)不得超过三分之一。"另外,《设立规则》还规定,合资券商只能经营国内企业的IPO和外资股的经纪业务,但不能从事国内A股二级市场业务和衍生品交易。
  《设立规则》出台三年多时间,除高盛高华"迂回"绕过政策限制外,其他四家合资券商均未破局,而这次瑞银集团虽然没有超过此前规定的外资持股合资券商33%的股份上限,但作为合资券商第一大股东,就目前来讲还是第一家。不仅如此,新公司取得所需牌照后,还可以从事买卖及分销国内二级市场的债券及股票等经纪业务,提供国内的个人投资管理服务。总而言之,全面突破了规则的限制,这也正是此笔交易需要通过国务院特批的原因。而且,更重要的是,此笔交易还将成为中国全面放开资本市场的一种尝试,也是迈向解决券商财务危机的第一步,被称为证券市场全面“破解”的新信号。当然,这一事件最重要的意义还在于,在未来的券商洗牌过程中,外资金融机构再也不是"旁观者"了。
  这还仅仅是一个序幕。近来,花旗、汇丰、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里昂证券正在与处于经营困境的湘财证券进行洽谈,拟购入其多数股份。有消息称,管理层已经确定湘财证券将是最新一家对外国投资者出售股份的国内券商。与此同时,JP摩根与辽宁证券也一直在接触和谈判中,有关方面对引入外资重组辽宁证券表现比较积极;中关村证券、昆仑证券、华龙证券也正在积极推进外资增资的扩股计划。除此之外,摩根士丹利和东方证券正在展开谈判;已在我国参股了6家银行的IFC,也宣布在短时间内将不会再投资中国的银行业,未来的投资重点将转向证券、基金等非银业务领域;其他国际金融巨头如美林集团、美国雷曼兄弟(欧洲)公司等也正在积极寻求内地的券商作为合资对象......由此可见,外资正在对国内的券商展开新一轮的冲击,其来势比以往更为凶猛。

外资进驻加速
  从目前来看,促使外资加快进军中国证券市场的因素有很多,但毫无疑问,中国监管层力图用市场化的方式重组问题券商的崭新思路和实际行动是其中最关键的因素。
  2001年到2002年12月,国家对35家券商实施了增资扩股,其它几乎所有券商也都开始扩充自己的资本金,有些券商甚至将资本规模提高到百亿级别。正常情况下,企业的扩张应该发生在对未来收益预期较好的时候,但是2001年熊市以来,中国证券业的未来预期收益相当黯淡,因此,国内券商那时的扩张并不是冲着未来的预期收益,而是完全冲着解决生存危机而来的。
  但是在这种发展思路之下,一家券商资金链断裂,往往会殃及多家上市公司,甚至会影响到整个市场的正常运行,给问题券商的钱越多,出现问题之后也将越发难以处理。因此,2001年、2002年券商增资扩股失败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只是把问题简单地停留在了资金缺口的解决上,结果最终却发现在机制没有改变的情况下,资金缺口问题在新一轮增资扩股后往往会更大,最终导致的恶果就是,4年来,随着股市的持续下跌,本土券商变得越来越疲弱。尽管监管机构已经做出种种努力,试图重整证券行业,但是,中国证券业的问题却似乎越来越多。粗略估计,仅去年一年,国内130多家券商的净亏损额就达到了150亿元人民币,而且在国有资本有限的前提下,也不可能一味依靠央行来解决问题。
  为了使这种情况不再继续下去,监管层不得不借助外资的力量彻底清理国内的证券行业,这也是瑞银入主北京证券终获监管机构首肯的原因。毕竟,对众多的国内券商而言,目前最主要的不是缺乏资金,而是缺少先进的经营理念和机制。外资进入后,可以带来全新的理念和技术,并带来对现有制度和法规的冲击,从而促进整个中国证券行业的发展,对国内证券市场的长治久安来说,这才是最为关键的。因此,业内专家纷纷建议加大外资在中国问题券商重组过程中的作用,在谈到瑞银重组北京证券时,监管层也表示 “这是比较满意的方式”。
  而对外资大投行们而言,却是“无利不起早”的。他们之所以心甘情愿用巨额“彩礼”迎娶国内券商,无一不是为了套住以后更大的“狼”,尤其是目前国内大券商“虎落平阳被犬欺”的窘状又给了他们“逢低吸纳”的有利时机和理由。对外资巨头们来说,尽管目前中国的证券公司普遍亏损,但是未来前景光明,从长远看,资本市场一定会成为企业融资最重要的外部市场,作为中介的证券公司一定能够重新崛起。证券市场这块大蛋糕,是谁也不会轻易舍弃的。  
  另外,建银投资作为国务院批准的投资性公司和金融资产处置公司也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建银投资通过对注资券商的前期介入和审查,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外资对国内券商的真实财务数据进行把关,从而分担了因信息不透明而存在的潜在风险,这也是促使外资加快进入中国证券行业的关键因素。对此,有分析师认为,券商业的严重危机加上WTO协议的要求,外资进驻国内券商行业的步伐将从今年起越来越快,今年已经注定是券商的重组并购年,也是外资进驻的加速年。

放开已成大势
  然而,在目前外资的这波淘金潮中,券商的资产质量和控股权问题仍是最受外方关心的。尽管有传闻说监管部门正在考虑提高外资参股国内证券公司的比例,很有可能调高至49%,但就短期而言,要完全放开依然是不可能的。其实,华尔街的大投行们已经屡次向中国的监管层表达了类似的想法,但都未得到正面的积极回应。10月中旬,美国财长斯诺访华,也再次向中国政府表达了这一意愿。 
  而从中国监管层的角度出发考虑,之所以迟迟不肯开放证券市场,也是有其内在原因的。因为证券业一旦对外资放开速度过快,外国投资银行就很可能迅速控制这个行业,从而挤压本土券商的空间,继而开始大展拳脚,从投行业务到衍生品创新,都会给国内券商造成不小的冲击。尽管就目前而言,国内券商还有其本土的优势,但事实上,国内券商也只有这样一个优势,外资大投行进来之后,由于他们拥有深厚的投资管理水平和在全球范围内调配资源的能力,在投资等领域的优势是远远超过国内证券公司的。不仅如此,它们还将参股国内的银行、保险、基金等其他金融领域,所发挥的协同效应是不可低估的。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最新入股国内证券公司的两家外资投行高盛和瑞银都已明确表态,在未来的客户定位将主要瞄准高端客户。对监管层而言,这也是最让他们担心的。因为高端客户集中了资本市场中市场份额的绝大部分,而现在的国内券商在开发高端客户方面还是非常有限的,高端市场如果被外资所控制,那么整个市场也将被外资所主导,这对国内的证券公司和金融安全都是非常不利的。
  尽管忧虑重重,但就未来市场的发展趋势而言,对外资加速开放已成定局。因为,现时国内券商普遍存在的问题是,业务发展空间小,政策限制较多;管理质量和内部风险控制较差。而在保险业和银行业都已放开之后,证券业也应该全面开放,借助外资的参与,可以提高国内券商的自身质量和竞争力。而且,外资金融机构由于多年来按国际惯例操作,不但会在新股发行上将募股企业做大,还会使开户股民获得实惠,从而促进中国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再者,券商卖的就是公信力,国内券商的公信力在四年的熊市中已经接近丧失,现在是需要重新建立市场信心的时候了。外资的进入,不仅将更好地刺激这一市场的发展,而且也可以带来先进的管理理念、风险控制方法和技术,有助于市场信心的重新建立,对于整个行业来说,这都是有益的。

 


   刊首语
   年度预测
   年度回顾
   每月资讯
   每月人物
   金融服务
   独家企划
   专题报道
   金融机具
   金融安防
   金融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