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没有放对位置的金块——关于企业资本决策流程的对话

                     文/本刊课题组

主持人:孙涛,地势坤工作室主笔。
专家:李国卫,经济评论员。
专家:杨德才,财经评论撰稿人。

企业资本决策流程面对面

  主持人:一个企业的核心莫过于如何有效地运行企业资本,在资本的决策流程上下工夫,企业走下坡路的时候一定是在决策流程上出现了瓶颈。怎么来理解决策流程呢?比方说足球中的射门,就是一个多角色的决策流程,有门将和夺球者(否定者),有打手势和发球的(建议者),有接球和传球的(同意者),有造势和解困的(执行者),有掩护和进攻的(参与者),有带球和射门的(决定者),有迷球和观球的(追随者),最终决定者通常是距离成功最近的一个人,所以看上去十分重要,人们崇拜球星,多半崇拜那个最后射门的,其实每个角色都很重要,比如场上球控制在哪一方,门将和夺球者就非常重要,倘若对其中某一个角色过于偏袒,就会造成决策腐败。这就好比道路中央放一块谁也拿不动的金子,只会诱导争抢而塞车,因为这块没有放对位置的金块无疑激活了人们的博弈心理,蒙蔽了自己本来的职责。今天我们的话题就是,企业如何把金块的位置放对,使决策流程顺畅?
  李国卫:这使我想起木桶原理,就是说一个团队,在完成一个目标时,每一位成员的能力应该平行在某一个标准里,如果其中一个成员(木块)过短,那么这个木桶不能盛水,如果有一个成员(木块)过长,那么这个木桶使用起来就不够方便,再说也浪费材料。虽说这个例子是静态的,但也可以用来说明决策流程,一个良性的决策流程,它不会让能源滞留和缺位。只有这样才能流畅地运行。时下人们对医改、教改、房改意见颇大,如果用决策流程去分析,就能准确地找到障碍究竟在何处。我们从看病流程中可以发现,导医是免费的,不产生价值的,开处方是免费的,不产生价值的,那么花钱环节在哪里呢?购买药材及器械。买药过后的护理也是免费的,不产生价值的。这样产生价值的环节全集中到了药材上,卡在了货币与药材的交易上,这种呆板的医疗制度,犹如尸体捆绑了生命,是缺少活力的。因为事实上能够医治好病的关键在医术,但这里大夫的劳动却得不到价值体现,唯一能体现的是帮助药房销了多少药。一个医生的优劣判断,拱手让给了一个所谓的市场,一个以货币为标志的市场,这就好比猫要往哪里走,取决于耗子,这是一种严重迷失自我的制度,整个流程本末倒置了,气脉倒流,危险会随时爆发。
  杨德才:你刚刚说到医改有些气脉不畅,教改以及媒体行业的操作也是如此。产业化的改革,导致一切向钱看,变成了钱指挥人,而不是人指挥钱,谁靠近钱的谁就是老大,浑然不知钱的主人其实离钱甚远,抓到钱的手一时得意就要指挥大脑,如今的风气就是如此。教育以及受教育的权利本不是钱说了算的,可如今偏偏钱要来干预一切。据说深圳小孩要报名上学,还要父母的社保证明,否则找不到学校,还有啊,家长搞金融的,孩子上大学分数可以低一些。总之,教育不断向金钱抛媚眼。易经上说,童蒙求我,而非我求蒙童。金钱与小孩一样都是蒙昧的,需要老师的启蒙教化,校方怎么可以站在教育的立场伸手向学生设门槛要钱呢,除非钱自愿找到老师,老师则有责任把钱养大变大,而不是占有金钱。教育的媚俗,媒体的媚俗,不但使气脉不畅,整个精、气、神皆不畅了。教育的决策流程,是有问必答,是释放小孩,而不是绑架小孩,是释放犯了错误的绑架者,而不是绑架绑架者,教育应该承当起更高的责任,不要对放错位置的金块过于迷恋了。给我钱的孩子,我要教,不给我钱的孩子,有问题要问我的我一样教。教育的对象不仅仅是摸得着的金钱,更主要的是摸不着的风声雨声读书声。好的老师是不屑于做富豪以及帝王将相的。他只效忠有于内心深处的声音。我们有太多人适应了如果没钱赚了就无所事事,没有看到无所不在的金钱,事实上无限天球就是个大金球,如此一想你还会去抢那个道路中间的金块吗?你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只有对更高层的资本决策时刻关注,才能使整个决策流程顺畅,否则将成为被遗弃的孩子。教育产业化,不是不好,是仅仅产业化不好,教育要保留一份纯教育的空间,媒体也要保留一份纯文化的空间,那是金钱买不到的,却是金钱学习的榜样,当然教育文化也不是至高无上的,同样有自己学习的榜样。

资本思想决策流程面对面

  主持人:金子的作用被扩大化了,其实那块道路中间的金子充其量就是铺路石,如此一想就没人抢了,它在自己的岗位上发挥作用就行了,偏有人把它理解为另有重用,搞得秩序大乱,所以不是“没有放对位置的金块”搞乱了决策流程,而是“观察者看错了的金块”给决策流程添了乱。如何使观察者理解到位,不会看错金块,使决策流程顺畅?
  杨德才:刚刚我们是从客观上找原因,现在我们从主观上找原因,我们分析过了金子放错位置,导致气脉不通,而思想错乱,思想放错位置则更为严重,“没有放对位置的思想”对决策流程所造成的损失更为可怕。一个企业的资金如何用活,是应该听从道德的召唤的,而何为道德,是没有恒定的标准的,我们能够尽量做到的,就是不要破坏业已理解的道德,要用宽容的心去探索未知的道德。眼下更多的企业是如何理解资本决策流程的呢?首先想到的就是看牢自己钱包的数字,总觉得只有自己用这个数字才是最必要的,于是不顾一切地固守,无限扩大它的价值,其实正如道路中间的金子是铺路石一样,不控制它才能发挥它的无限价值,人最看重的情感思想也一样,不过是用于思考的一个逻辑环节,用不着沉迷进去掠夺概念。我们心目中有太多那个主义这个主义,束缚了我们的思想,使我们的思路塞车了。我们神圣的观念充其量也就是思想的铺路石。观念争执是没有意义的。
  李国卫:与其说人类因吃了禁果而自我迷失,不如说是牛顿因为苹果落地发现万有引力而使人类陷进思想的牢笼,引力理论直接推演出了斗争理论,引力理论使我们不由自主地会想到所有的天体最后必将集结在一起,坍塌寂灭成为必然。我们为了争夺宇宙的中心,不知伤害了多少生命,从牛顿的引力理论到达尔文的进化论,整个地打乱了思想的流程,如今科学进化论思想是如此牢固地左右着人们的思想。试问没有奖赏的竞争,能有进化吗?进化论的决策流程是一相情愿的,进化论是一头被生命遗弃的怪兽,它整个地颠倒了决策流程,正常的决策流程是先有复杂后有简单的,若说先有简单的话,那也是复杂馈赠的简单,正如简单的生命胚胎出自父母的馈赠一样,人类决不会是量子幽灵进化的,没有复杂的生命做监护,简单的量子幽灵是无法从三叶虫进化到猴子,再由猴子进化到人的。进化论思想使生命变得麻木,大量的思想撞车,不知感恩本原,而是甘于堕落。错乱的决策流程,对企业的危害是巨大的,我们来看看如今的社会弊病吧,钻牛角尖的商业传销,电子病毒广泛传播,禽流感非典盛行等等,大量的低层次的生命复制,用巨大的数字来说服自己对所谓的进化信仰,殊不知数字的基数单位是可怜的量子幽灵。传销者美丽的梦想就是建立在无限这个字眼上的,以为拥有无限个“下线”,就可应有尽有了,却不去想想一个简单的道理,一滴水里虽有无数个极小一滴水,可还是没有一滴水多,蚂蚁在苹果上爬无限的距离可还在苹果上。 (专家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刊首语
   十年成就论坛
   每月资讯
   每月人物
   金融服务
   独家企划
   专题报道
   金融机具
   金融安防
   金融IT